沈阳打印机价格联盟

老牛说“广州+佛山”双展模式明年还成吗?

华夏陶瓷网2018-06-20 09:08:59


具有30年历史的广州陶瓷工业展和今年刚起步的佛山“中陶装备材料展CICEE”5月30号同一天分别在广州的琶洲和佛山的潭洲开幕。为了叙述的方便,请允许我在这里将两个展会分别简称为“广州展”“佛山展”


△潭洲。上午10点左右登陆大厅。


也许是因为图个新鲜,也许是下午要当佛山展的展位设计评委,所以昨天(30号)上午我先到佛山顺德区的潭洲看“佛山展”。第一个是看了2号馆的清华环保,没有见到老友万杏波。然后是中国制釉集团,见到了老总蔡宪昌。他很忙,让集团旗下的三水大鸿制釉应用开发室主任庄诗能给我讲解超白墨水色彩还原技术等新东西。


从大鸿制釉展位出来,斜对面是国瓷康立泰。见到老总王祥乾和副总张天杰,并听他俩给我讲解“革命性”的无白色墨水。下午三点多,在做评委之前,见到一鼎科技的副总廖卫平。巡展评选结束前,在1号馆,科达陶机展位见到营销总监钟琳,并与副总裁周鹏打了招呼。其后,钟琳花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跟我讲解了科达由辊压机和切割机组成的大板成型系统以及一个由泡沫陶瓷结构的“家未来”体验室。


△潭洲。31号上午10点左右登陆大厅门口。


当天下午,印象较深的是,我还在2号馆和三号馆的交接处见到和美陶瓷副总谢达海。他跟我说了一句很有意味的话:“为什么没有把装备材料展和产品展放在一起呢?”


△潭洲。31号上午10点左右的二号馆。


第二天(31号)上午10点左右,我赶到潭洲展参加中国制釉集团和协进陶瓷举办的签约仪式和新产品联合发布会。广东协进陶瓷总经理王辉煌和中国制釉集团总经理蔡佑杰上台签约,两家一起共建现代仿古砖产品应用开发中心。协进陶瓷还率先应用大鸿配体色彩还原技术。


△潭洲。中国制釉与协进陶瓷签约。


很有意思的是,在中国制釉不远处的新景泰的展位,无意中见到我的一位老乡,尹虹博士的老友徐明光的弟弟。他们家族在新干县和佛山开了两家腰线厂。佛山厂名叫“创领装饰材料”


△潭洲。几个来自山东的客户,

在琢磨新景泰新推的淋釉机。


从新景泰出来,顺势切入德力泰。老朋友,德力泰实验中心主任钟路生见到我,马上过来打招呼。恰好,十多年前在山东淄博认识的一位朋友孙亚欣也在这里。孙亚欣现在在做泡沫陶瓷这一块。钟路生透露说,今年泡沫陶瓷已经进入一个小高潮,今年德力泰为企业新建的泡沫陶瓷生产线已经有7条。


在德力泰,还顺理成章地见到两位副总吴俊良和荆海山。在他们两人的带领下,德力泰仅用两年的时间,已经做到5个亿的年销售额。


中午,冒着烈日,花了五十分钟左右从潭洲开车到琶洲。到琶洲的时候大概是2点钟左右。从3.1馆上来B层,因为早已不用名片,所以被小妹盯着填写电子表,因为大部分该填的内容都记不得,所以花了不少时间。我有点小怨气,跟小妹说,为什么不能像潭洲那边样,没带身份证,刷个脸也可进去。其实,我似乎弄错了,潭洲那边也是要填表的。


离开潭洲展馆的中午时分,正是两天来那里人最多的时候。现在再次置身广州展,心情顿时觉得不一样,变得首先是比较两地的人气。但还好,广州展的人气与往年差不多。在潭州听说今年少了点,但现在实地观察,即便少也应该少不了那里去。


△琶洲。下到5.1馆前的一幕


广州展有30年的历史,很多展位都被固定的品牌拿了。比如博晖机电,还是在5.1馆那个位置。梁海果很忙,这次先没去打扰他。转到4.1馆,路过奔朗,发现这次他们提出了做“陶瓷加工解决方案”。


需要特别提出来的是,在快到奔朗展位的时候,突然碰到贸促会建材分会会长周治洲和陶瓷部主任卢宏萍。我告诉两位今晚上要出条稿,他们告诫说:那你要客观点咯。我笑着说:放心吧。


奔朗隔壁是金刚集团。金刚在潭洲也有展位。我就直奔主题,问集团董事长冯斌对这次两个展的看法。我说:“明年你怎么办?”。冯斌没有直接回答,他首先确信,从目前来看,琶洲和潭洲双展的格局已经形成。所以他笑着说:现在应该统一对外,人家老外不明白,我们就说发展太快,装不下,所以,要分两大块。


△琶洲。遇见的第一位企业领导一一

金刚集团冯斌董事长(右)。


看得出来,冯斌这是在认真地“讲笑”。所以,他又说,统一名称之后,股东搞不到一块不要紧,就各自经营也行。“这是我提供的最后解决方案,你也多呼吁一下。”临末,冯斌对我说。


从金刚出来,对面就是一鼎科技。一鼎的展位很大,去年1400平米,今年是1500平米。科达在潭洲展之后,今年一鼎自然就成为广州展的“老大”。


因为展位超级大,我是兜好一会,才找到董事长冯竞浩。很久没有和他聊,我问他有什么新产品,他说:“你都看到了,就这些。我们现在是除了压机、窑炉、喷墨打印机不做,其他窑前窑后的东西我们都做。


△琶洲。一鼎科技董事长冯竞浩(右)。


冯竞浩最后干脆告诉我一句他拟的对联:球磨三杰节节省,窑后八部步步高。。横批:龙头凤尾


最近几年,我每次到一鼎展位都碰得到冯竞浩。不过,因为今年有“双展”这一特殊的语境,所以,我们谈产品、技术很少。反而对“双展”的下一步走向,聊得最多。


接下来,在西蒂·贝恩特展位,遇到一大波熟人:先是碰到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秘书长侯文全、副秘书长樊瑞新。接着是子陶科技总经理邱子良,蒙娜丽莎副总裁刘一军等。与侯文全、樊瑞新也只聊一个话题:广州、佛山“双展”接下来会怎么样?能怎么样?也是通过这次交谈,老牛第一次全面了解了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对中陶产品展和中陶装备材料展的真正态度。


△琶洲。偶遇侯文全秘书长、樊瑞新副秘书长

及刘一军、邱子良等。


侯文全还透露说,协会在展会结束后会择机以合适的形式对外发布自己对相关展会的明确态度。


我在潭洲的时候,就听说下一届的广州工业展承办方新之联已经调整了2019年展会的举办时间。有意思的是,在与侯文全等道别之后,我很快就又巧遇新之联销售副总经理陶玉婷。再次相见,她明显少了些笑容,多了份严肃。我跟她求证展会改期的事情。她很正式地告诉我说:是改了,在明年6月18日。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信号是,在这次广州工业展开幕式上,工业协会和贸处会的领导也罕见地同台亮相,并表示要共同保卫具有30年历史的“广州陶瓷工业展”这一金字招牌。


在下午4点半左右的时候,我抓紧时间到3.1馆对面的8.1馆看看。一进门左边就是快达平。岂料又碰上上午一起在大鸿制釉参加活动的协进陶瓷副总经理姚志安。姚志安又介绍我认识了“大个子,大智慧”的美女——汇成科技的官淑慧。他们都是台湾人。


谈到展会,姚志安分析说:琶洲这边不仅仅看到技术,而且还可以看到应用技术方案生产出来的产品。这句话提醒我们其实是要证实一个事实:佛山展拥有更多的关键设备企业,而广州展则拥有更多关键色釉料企业。尤其是国外的一些色釉料企业。


△琶洲。下午5点闭馆前夕,陶丽西和意达加门口。


佛山展第一次举办即拥有5万平米的展位,广州展办了30年,这次的展位面积是8万平米。佛山临近产区,参展、观展方便。而广州展办了30年,主办、承办方有很好的办展经验。加上上述各自所拥有的“关键少数”的优势,所以,短期内“双展”走势已经成为定局。


但正如几位受访者的分析所言:一旦广州展和佛山展不在同一时段举办,那么今天两头都参展的企业就面临最后的选择。而选择的标准只有一个,即要看今年观展的人流量哪个更多,以及服务哪个做得更好。


也因此,有受访者估计,一旦明年“双展”错开时间举行,实际上胜负很可能就这一年出结果了。


但也有一种意见认为:未来“双展”存在的变数还很多,比如,是否会出现“三展”呢?也就是说在广州展和佛山展之外,再诞生一个新的陶瓷装备技术展。


这位受访者分析说,一对一,就面临对决,会分出胜负。而一旦三足鼎立,反而就是一个稳定的结构。


双展,已经足够行业消化很多年了。现在还要来“三展”,这个,似乎已经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


但是,真的不敢想象吗?


作者:老牛

排版编辑:欧嘉敏


推荐阅读

1、陶瓷人要不要换“朝圣”之地?这几个嘉宾当面“打”起来了……

2、“共享会”开得很热闹,但“直抵米兰”会沦为口号吗?

3、上市房企百强揭晓!规模增速下滑,资产日益集中……

4、这些陶企总部展厅表情包,究竟在传递什么?



Copyright © 沈阳打印机价格联盟@2017